1. <dd id="joy21"></dd>
      <span id="joy21"><sup id="joy21"><nav id="joy21"></nav></sup></span>
    2. <span id="joy21"><sup id="joy21"></sup></span>

      1. 位置導航:首頁 > 企業文化 > 
        員工藝苑

        腸胃里的乾坤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5-14 16:51:00 來源:本站 作者:付增戰 攝影: 瀏覽:

        打印】 【復制本頁地址】 【關閉

            進入春天,萬物復蘇。于是田野里的野菜紅火了起來,薺薺菜、灰灰菜、掃帚菜、馬齒莧,各樣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野菜紛紛走上餐桌,走入文人的筆下。到了四月,槐花又開始走俏,人們爭相追逐槐花拌面蒸成的麥飯,許多文人將那形容為世間難得一見的珍饈,于是很多人爬上樹去,把那或開或不開的花朵都采擷下來,全然不顧及那花朵將影響到樹的繁衍。于是樹也就外在失去了繁花,內在失去了精脈,如同被閹割了一般,郁悶而又無奈。

            那些野菜以及麥飯我皆吃過,至今仍不喜食。不是嘴刁挑食,我恰恰是一個最不挑食的人。無論愛吃與否,再難吃的飯我都能吃下。有時候走進一家陌生的小飯館里,飯菜口味差到難以下咽,我仍然會默不作聲,以一種喝中藥一樣的心情,一口一口的把它吃的干干凈凈。這一方面是心疼糧食,另一方面是心疼自己的錢,錢花出去了,總要聽到響聲,讓它的作用發揮到最大。吃飯這件事情,物質層面是為了果腹,精神層面是一種生活態度,這世界好多時候沒得選擇,人和事無論你喜不喜歡,你都得坦然面對。各樣野菜和槐花麥飯其實是饑荒年代人們無奈的選擇,它們的口感與營養比起栽培蔬菜和細米白面來其實差了很遠,要不幾千年的光景,人們為何不將野菜精心繁育,大面積種植?又為何不將麥飯做了主食,而要每日細細烹調,做出一碗干的湯的米飯面條來咥飽?

            現在人們忽然追逐野菜與麥飯,無非是精美菜肴吃的膩味,如同偶爾要一碟咸菜一樣換換口味。但要將咸菜當了每日主菜,代替了酸辣土豆絲與紅燒獅子頭,誰愿意呢?反正我不愿意。

            多年前家兄忽然想吃玉米面窩頭,于是母親專門做了一回。家兄吃第一次感覺愜意,第二次就感覺口里的甜味變成了苦澀,再也不吃了。細糧雜糧,不是隨便叫的,有了細糧誰還愿意老吃雜糧?

            接觸人多了,發現一個規律。誰愛吃什么,皆是因為他幼年時吃不到什么。人的大腦有著記憶功能,幼年時的渴望在大腦皮層里留下深刻記憶,影響到人的味覺與喜好。幼年時我在村子里紅白喜事桌上才能吃到涼菜,所以我到現在都覺得涼菜好吃。那幾年只有親戚拜年才能見到各式點心和水果罐頭,因此我至今偏愛點心甜食。家母信佛,她幼年時一年中難得一嘗肉味,所以她經常感嘆想要吃肉。肉端上來了,她嘗上幾口,就又把筷子不斷的伸到素菜盤子里。

            說到吃肉,人和人之間還是要學會包容,己所不欲,要施與人。我是基本的素食主義者,說基本是因為不是一口不吃,而是見肉不香。但和朋友吃飯,點菜時都要想辦法點幾道肉菜,自己隨便嘗上一口,看見朋友大快朵頤,心中也就極開心快樂。這方面的反面典型是我的岳母,她老人家聞不得羊肉與大蒜的氣味,因此多年做飯,從不烹調羊肉,用大蒜當配菜調味,鍋沾不得,眼見不得。在外面吃飯也是如此,見到有羊肉大蒜就要皺起眉頭,弄得同桌的人極其尷尬。為這件事我與夫人發生過多次爭論,但收效甚微,只得聽之任之。

            所謂過猶不及,岳母老人家的做法顯然是有些過了,因此少了和親友共享美食的許多樂趣。推而廣之,現在人們生活好了,精米白面成了日常主食,再加上現代化交通工具與辦公設備的普及,人們普遍缺乏運動,營養過剩。男人們大腹便便,有人在炎熱夏天里有意無意的撩起上衣,露出如同懷孕七八個月女人般的肚腹,洋洋自得,不以為丑反以為榮。女人們也一邊大快朵頤的咥著美食,一邊把減肥的計劃推遲到吃飽以后。女人中也有超級無敵的胖子,曾偶遇一位女士,其身體的寬度與厚度達到了我這個身高一米八的精壯男人兩倍。聽說這位女士體重達到了二百三十斤,我趕快遠遠躲開,生怕不小心惹了人家,一屁股把我撅到路邊水溝里去。

            暴飲暴食,缺乏運動,影響身材倒在其次,最害怕引起“三高”,尤其是血糖。中國現在有一億三千萬人患上了糖尿病,我就是億萬大軍里的一員。常年熬夜,飲食不規律,暴飲暴食,煙不離手,有時還喝的迷三倒四,我不得糖尿病簡直天理不容。我們單位七位領導,三位最主要領導都是糖尿病,我不僅沾沾自喜,最起碼在某些方面我做到了向領導看齊。而且多年難以實現的身材恢復計劃幾月之間驟然實現,體重減了二十多斤,又能夠長期保持,怎能不令人歡欣鼓舞。稍感遺憾的是終于能吃得起點心甜食了,老天又不讓吃了。正應了父親的那句口頭禪,有牙的時候沒骨頭,有骨頭的時候沒牙。

            于是只得遵照醫囑多吃蔬菜,多吃雜糧。雜糧里又以蕎麥面為最宜,剛好陜西小吃里有一道合陽的踅面很合我的胃口,正能滿足了我的口舌之欲與降糖需求。我這人有個偏好,到了一地,總要搜尋當地的特色小吃,因為沒錢沒時間的緣故,活動范圍主要還在陜西。陜西還是更多面食,耀州咸湯面,三原窩窩面,西安酸湯面,武功旗花面,楊凌蘸水面,岐山臊子面(這個臊子面的“臊”字經常被人錯寫成“哨”,許多人不知道古漢語里臊是肉丁的意思,用腳后跟想想,那有面條能當樂器吹的),大荔手撕面,當然還有合陽的踅面。

            雖然面食的種類繁多,但因繁就簡,歸納總結起來做法無非四種:有搟面杖有切面刀的、有搟面杖無切面刀的、有切面刀無搟面杖的、無搟面杖無切面刀的。甚至從形制上簡而化之無非兩種:干面和湯面。

            合陽踅面屬于有切面刀無搟面杖的干面那一種。用蕎麥面攤成較厚的煎餅,晾干后切絲保存。吃的時候下到鍋里,沸水燙軟,撈到碗里后豬油、蔥花,鹽、味精、醬油、醋等最簡單調料拌勻即可,做法簡單而又美味可口。

            其實現在很多陜西流行小吃都是過去貧苦農家的普通飯食,像合陽踅面,還有驢蹄子面、孜卷等等。過去是卑賤的存在,現在忽然在人們吃膩了大魚大肉,返璞歸真之后,登上了大雅之堂,成了有品位的小吃。諸如驢蹄子面--我母親就是做驢蹄子面的高手,無非是一種刀剁面而已,沒有什么特別之處,現在也成了高大上的存在。過去在我們老家農村,習慣把餃子叫作“疙瘩”,我吃著“疙瘩”長大,一直羨慕人家城里人能吃上餃子,因此自慚形穢。好多年之后才知道“疙瘩”與餃子之間其實一直都是等號。

            到了一個地方,探尋一種小吃如同拜訪高人。高人大名遠揚,但初次一見,往往失望。一種新的小吃極可能和你的心中期待與習慣口味大相徑庭。再吃第二次,就一定會感到異常美味。一種小吃,能在一處地方流傳百年千年,沒有一點過人之處豈能大放光彩?兒子第一次吃耀州咸湯面是被我連哄帶逼,硬弄到店里去的。吃到第二次,就已經開始上癮,一回到銅川,必要去吃咸湯面,有時候一碗不夠還要兩碗。

            不過一個地方到底有一個地方的習慣口味?!吨袊幕耪摗防锟偨Y中國人的地域口味,用了八個字:南甜北咸,東辣西酸,這話總結的精辟到位。作為一個西北人,我就嗜好酸辣味道。北方人愛吃面食,面食熱量高,所以往往生的高大威猛。南方人愛吃米飯蔬菜,熱量相對低了一些,所以往往生的小巧精致。四川的火鍋流行全國,人人愛吃,但到底太過辛辣油膩,我吃的時候滿頭冒汗,很快肚腹脹起,離席不久要覺得肚子虧欠,有時候吃多了還要拉肚子,這大概就是口味影響了腸胃的關系。

            一種食物吃的多了,腸胃習慣了對它的消化吸收,形成了基因記憶,對其他食物也就自然排斥。像西藏那些少數民族地區的同胞們地處苦寒,物質相對匱乏,習慣了頓頓吃肉,要他吃蔬菜感覺如同牲口吃草。相反的漢族同胞,再愛吃肉的,你讓他頓頓吃肉他也會膩味,更會腸胃梗阻,消化不了。

            吃的好壞永遠和人所處的地位和環境有關。古往今來,大地方有身份的人吃得永遠比小地方窮苦人好。因為他們有條件找來更加精美齊備的食材,所謂山珍海味,地上跑的,天上飛的,水里游的。有時間研究更加豐富多樣的食譜,所謂食不厭精膾不厭細。有心情擺弄更加精致美觀的食器,所謂美食靠美器烘托。因此也就形成了飲食文化。不是說窮人就沒有文化,因為所謂文化需要一定的空閑時間,一定的文化基礎和閑情逸致,窮人們只要粗瓷老碗盛一碗燃面就歡天喜地,哪有時間和精力去研究文化的問題。當然富人們也因為四體不勤五谷不分,常常犯一些迷糊??蓱z的清朝嘉慶皇帝被可惡的太監、廚師們合起伙來蒙騙,以為一個雞蛋就值十兩銀子(相當于現在的人民幣六千多塊錢),是如何珍貴的食材,結果鬧了一個很大的笑話。

            說了這么多,無非想說吃里面也有學問。所謂碗小乾坤大,當你弄明白了吃的道理,注意葷素搭配,五味調和,饑飽得宜,就一定會有一個健康的腸胃。只要你腸胃好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只要不吃蝙蝠,亂吃野生動物就行。當然,你也要咽的下野菜,吃得下肥肉,吃嘛嘛香。那樣你將在生理上和精神上都成為一個健康的人,成為凡人中的智者。

            當然,愛吃槐花麥飯也可以,只要不將老槐樹吃到斷子絕孫就行。


        2019精品国产品在线不卡,很很鲁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,男女上下120秒试看